医保套现灰色利益链条曝光 不法分子向名医“刷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8-05-21 11:26 文章来源:

  有不法分子在路边大肆派发“医保套现”传单,用居民个人社保卡购得药品,再将药品分销到全国各地从中赚钱!

  在这套程序中,最重要的步骤为医生开具的处方单。南都记者调查发现,深圳市多家公立三甲医院医生涉及其中,与不法分子“勾结”伪造病历、“凭空”开出正规的处方单!

  令人惊愕的是,在尚未进行任何身体检查,甚至从未见过面的情况下,便被多名医生“查出”患有慢性乙肝、骨关节炎及高血压、高血脂等多种病症。

  这一非法勾当的背后,究竟存在着怎样的利益链条?它又是如何游离于监管之外?南都记者经过一个多月的暗访调查,曝光这个灰色利益链条!

  “刷脸”开处方单医保套现一天净赚上万元

  报料人介绍,这伙不法分子长期从事此类活动,身影频繁出现在深圳多家公立三甲医院内,且有正规医院医生为其“保驾护航”。

  报料人介绍,一般参与社保套现的人员大多为社会闲散人员,他们给正规医生可观的回报,促使医生开具假的处方单,以便到医院药房拿到处方药,再通过地下市场将处方药销售出去,“做业务的每个人都有熟悉的医生,基本都是挂个号到医生那‘刷脸’开处方单。”

  其介绍:“一般要套现的都是准备离开的,或者急于用钱的人,所以他们把价格压得越低,自己从中赚取的差价就越大,多的时候,有的人靠套现一天能纯赚上万元。”

  揭秘“医保套现”

  医生与不法分子“勾结”伪造病历

  ●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

  医保套现比例50%无需手续费

  3月中旬,根据报料人提供的电话,南都记者拨通了参与社保套现“业务员”的电话,其首先让记者查询社保卡内医保部分的余额,并询问记者需要套取多少钱。

  该名“业务员”自称小林,表示社保卡套现的比例为50%,即若从社保卡中消费1000元,便能拿到500元。在获悉南都记者社保卡内有数千元的医保钱款后,小林表示不能一次性套取出来,需要分多次。

  当记者询问是否需要手续时,小林表示,不需要任何手续,可将社保卡交给他进行套现,也可与其一起到医院进行提现,“很多客户都直接把卡给我们,我们查了余额,就把钱直接打过去,根本不用本人到现场。”

  3月21日上午,在位于龙岗区的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南都记者与小林碰了面。随后,小林将记者带到医院门诊部二楼,让记者持社保卡到挂号处挂号,并嘱咐一定得挂医院肝病科门诊崔建军医生的号。“跟医生说一声就能开到药。”

  在进入诊室之前,小林拿出写好的“药方”交到记者手上,“药方”上写着“素比伏*5”即开5盒素比伏。拿着“药方”,南都记者进入到崔建军医生的诊室表示要开5盒素比伏。

  崔建军医生询问:“医保还是自费?”南都记者称用医保。其突然表示:“医保谁给你开5盒?”记者便递上小林写下的“药方”表示,希望能开5盒素比伏。其表示:“医保谁给你开5盒?谁给你开你去找谁,我开不了。”

  南都记者便马上到诊室外面找到小林,让其陪同记者一起到诊室。而在小林到诊室后,其对着崔建军医生比了个眼神,后者似乎“心领神会”的马上改口,表示:“哦,这个啊,可以给你开。”

  随后,崔建军医生马上用打印机打印出处方单并盖上章,全程不超过10秒钟。而根据崔医生开出的处方单显示,南都记者在没有经过任何身体检查的情况下,被“临床诊断”为慢性乙型病毒性肝炎,而处方药为“替比夫定片”总量为3盒,总价为399.54元。

  拿着处方单,南都记者来到医院缴费处用社保卡缴费,并顺利从药方拿到了3盒替比夫定片。

  拿到药后,小林按照50%的比例,从包里拿出200元现金给记者,并将药物放入斜挎包中。“ “只要开了药就行,跟医生都熟,上千块钱的药都能开。”

  小林表示,其在深圳市不少公立三甲医院均有“门路”,有次甚至一次性开出了几千块钱的药,“现在查的严了,一次一千多块钱,你卡里的几千块钱得分好几次弄。”其表示,在拿到药后,其会马上卖出去,“也有给药店的,但大多是卖到外地,这种药很多人需要的。”

  ●深圳市人民医院

  医生“教”开药当着患者面毫不避讳

  3月22日下午,在与小林约定好时间后,南都记者来到位于罗湖东门附近的深圳市人民医院门诊部。在此前的接触中,小林曾表示,自己的“业务”在深圳人民医院一带最多。

  在与小林碰头后,与上次一样,小林首先指定南都记者挂脊柱外科一门诊陈启明医生的号。这次记者表示希望能多开点药,以便多套取一些现金出来。小林便让记者到挂号处,挂两个陈启明医生的号。

  在拿到挂号单后,南都记者让小林陪同一起进入诊室。进入诊室后,小林将两张挂号单拿到陈启明医生面前。

  小林来到深圳市人民医院脊柱外科医生陈启明门诊办公室,把写好的处方药名给对方。

  二人当着记者的面开始了沟通。医生在看到年龄后表示:“20多岁开这么多药是不可以的。”“那就开少一点。”“开少一点,那行。”

  随后,陈启明医生便在电脑上写处方单药品内容。在开药过程中,陈启明医生便用笔在小林提供的“药方”上做记号边说:“这个(人)年纪这么小,有这么多病一起,还开这么多药,要是检查很容易出事的。”

  随后,其又指着电脑上的处方单向小林介绍:“慢性肝炎,就算是小三阳,还可以说是遗传,但多了就不好说了。”

  其提醒小林:“下次年纪小的,就不要开这么多药了。”二人对话时,诊室门口站着几名前来就诊的患者,但陈启明医生却毫不避讳。

  尚未检查被“查出”乙肝

  在陈启明医生开药过程中,南都记者询问是否会在自己的社保卡信息中留下病症的记录。其表示,一定会留下病症记录。“那我该怎么办,一下查出这么多病来?”“如果你不用是没问题的。”

  1分钟后,小林便拿到了两张有陈启明医生签名及盖章的处方单。小林将其中一张处方单交给记者,其上显示,南都记者被“临床诊断”为骨关节炎,医生开了5盒塞来昔布胶囊和3盒阿奇霉素片的药物,总价格为365.97元。

  在拿到这些药后,小林并未马上给现金,而是带着记者走出医院,来到医院附近一家医保定点的医院拿另一个处方单上药。

  这张处方单显示,记者被“临床诊断”为慢性乙肝(活动性),医生开出恩替卡韦分散片、硝苯地平控释片、美托洛尔释缓片及厄贝沙坦片4种药各5盒。

  涉嫌医保卡套现的男子一次用别人的社保卡挂号取药。

  此外,小林表示,其与好几个人都在“做这个事”,确实有分工,而进行社保套现的大多为将要离开深圳的人,“他们卡里的钱又取不出来,虽然可以转移,但很多地方都不接受里面的余额,所以就很多人来找。”

  小林介绍,几乎每个做社保套现生意的人都会有熟悉的医生,其自己便在深圳东部几家医院都有“熟人”。一般来说,小林等各自均有分工,前期到街上派发或张贴“社保套现”字样的传单,等“客户”打电话来询问,然后再由专人到医院找医生开处方单,最后还有人负责将开到的处方药分销出去。

  小林自述,疯狂之时,其一天能赚到上万元,“医生也能从里面赚不少,他们相对来说风险是最小的,只要开个处方单就好了。”小林表示,开药也是一门学问,一般来说,要大量套现就必须多开药,“所以社保卡上的年龄越大越好,老年人病多,医生才能开那么多药,而且许多老年人的处方药价格都很贵。”

  提醒

  法律明令禁止医保套现行为

  事实上,据媒体报道,早在2010年深圳便有人因从事社保卡套现活动被追究刑事责任。近几年,医保政策不断优化,覆盖面逐渐扩大。不法分子也从其中发现“新商机”,通过骗取医保钱款形成一条利益链条。

  这显然已经触碰法律红线。《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八十八条规定:以欺诈、伪造证明材料或者其他手段骗取社会保险待遇的,由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责令退回骗取的社会保险金,处骗取金额2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

  另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七十三条规定,未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经营药品的,将被依法取缔,有关部门可没收其违法销售的药品和违法所得,同时还可并处违法销售药品(包括已售出和未售出的药品)货值金额2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还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上海两对夫妻用医保卡倒药套现获利近400万被查

  在上海市医疗保险监督检查所(以下简称“市医保监督所”)与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联合开展的针对贩卖医保药品违法犯罪的集中整治收网行动中,抓获了一起利用医保卡进行诈骗的案件。涉及诈骗嫌疑人4人,医保卡15张,涉案参保人员35人,药贩4人,涉及医保相关费用389.23万元。